第一章 生命如此脆弱

痛,体会到那种痛的人,都是曾经真心付出过的人。(免费全本小说Yznna.COm)

那种心碎、抽筋般的疼痛,那种灵魂抽离、精神崩塌般的疼痛,让人即便蜷缩成一团,都喘不过气来。

没有深爱过,没有被人像垃圾一样抛弃过的人,是不能够体会到那种痛彻心扉、痛入骨髓般的感觉。

自从分手的那天起,天空不再七彩斑斓,天地灰蒙蒙的一片,身边的一切都染上了淡淡的灰色。

看不到任何希望,看不到渺茫的未来,看不到人生的终点,好似孤零零的一个人,置身于无尽的荒漠中,无论跋涉多久,都看不到人烟,寻不到水源,满目都是无尽的绝望,还有无尽的死寂。

人潮如海,却感受不到喧嚣;都市繁华,也感受不到冷暖。

虽然极力不愿承认自己是垃圾,却似乎还是被整个世界遗弃了。

即使踯躅于烈日下、人海中,感觉到的仍旧是一片冰冷,

朱璃茫然、失落地走在街道上,向自己的出租屋方向走去。

“喂,年轻人,走路看着点,你踩到我的书了。”突然一声足可以撕裂耳膜的尖叫声骤然响起,一名老年小贩猛地向他冲了过来,粗暴地一把推开朱璃,让猝不及防的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

朱璃稳住身形,无辜地看向小贩。

只见那个老年小贩顺手抓起那本被朱璃不小心踩到的书,一边不断地拍打着上面的灰尘,一边用吃人的眼光,狠狠瞪视着朱璃。

朱璃看得清楚,那本书上多了一个淡淡的鞋印,拍拍就干净了,不知老人何至于发这么大的火。

“你没长眼睛吗,书被踩坏了谁来赔?”根本无视朱璃错愕、无辜的神情,老人咄咄逼人地继续冲着朱璃叫嚷一句。

周围的其他小贩,以及过往的行人,脸上除了看热闹的猎奇之色,似乎全都带着漠不关心的神情。

他无意与老人家争论什么,毕竟努力生计对任何人来说,都不容易。

心情低落的朱璃,嘶哑着嗓音,淡淡地道“这本书多少钱,我买了,这样可以了吗?”

“买?呃,你真买?”老人家大脑突然有点转不过弯来,瞅了瞅朱璃那明亮得几乎不含任何杂质的眼睛,他还是确认了一下,自己到底有没有听错。

“价钱合理,我就买了。”为了防止小贩哄抬物价,朱璃补充道。

“这本山海经可是精装本,你要是到书店去买,起码要花几百块,我这本虽然是旧书,可是一页都不少,便宜你了,就卖你三十块吧,怎么样?”老人家神情一变,立刻进入了角色。

其实大家都知道旧书是怎么回事,那是按照废纸的价格收购上来的,也就是按重量进货的,这进价撑死了也就两块钱。

“十五。”朱璃习惯性地拦腰砍价道。

“十五?怎么可能,这可是精装本啊。”小贩略显夸张地惊呼道,浑浊的老眼,咕噜噜地一转“年青人,我也不跟你废话了,你要真心想要,二十五就拿走。”

“十五,你要是愿意卖,我就买了。”朱璃依旧坚持道。

做生意讨价还价是常事,尤其是对这种路边的小贩来说,经常会碰到砍价的人,他寻思着他都让了一步,对方好歹也让一步吧,可现实情况超出他的意料,朱璃就是一口价,不肯松口。

“喂,年轻人,我一大把年纪都让了一步,你就不能再添点?”老人家开始耍手段,装可怜道。

“大爷,若不是我踩到了这本书,你觉得我会买吗,你就说卖,还是不卖吧?”朱璃神情淡漠,只要对方说一个“不”字,他保证转身就走,他本来就没有买旧书的打算,只是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不想这位大爷继续纠缠,这才决定买的。

“赔本喽、赔本喽,今天也没生意,就当混个熟脸,希望你下次再来。”老人递过那本古色古香的山海经,一边佯作无奈,一边絮絮叨叨地嘀咕着。

朱璃付了钱,接过山海经,正要迈步离开,突然街道上一片混乱,前往出租屋的方向,人流突然炸开锅似的混乱起来。

“他疯了吗,快跑吧,这神经病。”

“到底怎么回事?”一名路过的大爷,不解地问向慌里慌张逃窜过来的几个熟人。

“快跑吧,我的邓大爷诶,那个开叉车的小张疯了,现在开着叉车到处乱撞,已经撞死了好几个人了,哎,这世道,多好的小伙子,说疯就疯。”一名好心的大婶,看邓大爷颤颤巍巍的模样,连忙上前搀扶住他,连声叹息道。

警笛长鸣、警车风驰电挚般地赶到这里。

刚刚还熙熙攘攘、一番热闹的人流,顷刻间便狼奔豸突、惶然无措起来,隐约可闻哭喊、嚎啕之声夹杂在其中。

这条街道上的小贩听到这个消息起先还不信,可是随着逃窜、哭喊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也慌了,慌里慌张地收拾着东西,登上三轮车,一窝蜂似的逃窜而去。

卖书的那位老人家,也匆忙收拾着他的那一堆旧书,也许是年纪大了,收拾东西不利落,可没刚才吼人吼得那么精神,手忙脚乱的,刚放到车上,尚未转身,就“哗啦”一下,掉了一地。

叉车轰鸣的声音已经清晰可闻,通过叉车的前窗玻璃,可以看到,那是一名年纪在二十五、六岁的青年,他面容憔悴,神色狰狞,木然地看着四下奔逃的人群,嘴角咀嚼着报复似的冷笑,活脱脱就是恶魔上身的形象。

“开叉车的,快停下,不然我们将进行极端处理了。”警车来了三、四辆,七、八个警察拔出手枪,瞄准叉车上的小张,一名拿着扩音器的警察,一边疏导着人流,一边对着叉车司机小张警告道。

可是那个名叫小张的青年,似乎已经彻底沉沦,根本就不理会警察的警告,依旧将叉车的速度开到最大,疯狂地撞向人群。

好巧不巧的,那叉车向着朱璃站立的地点撞了过来,朱璃刚要躲闪过去,可是眼角的余光陡然看到了那位老人家,就是那个卖书给他的老年小贩。

“啊,不要。”老人神情悚

然地惊叫着。

这个死脑筋的老人,命都快没了,还死命地护着那些旧书。

叉车轰鸣,无可阻挡,势如破竹般地悍然冲向卖书老人,朱璃只是普通人,躲避危险是普通人的下意识的反应,可是不知怎么的,老人让他想到了自己过世的爷爷,那个满脸皱纹,做点小买卖都和别人斤斤计较的老人。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老人,却对他异常大方,小生意做了一天,都舍不得吃碗街旁的饺子、米线之类的,却把省下来的钱,都花在了他的身上。

如果爷爷还活着,他应该比这个老人的年纪还大吧,一股热流无声无息地涌聚在心头。

自从失恋到现在,朱璃的整个人都变得冷冰冰的,仿佛是被整个世界遗弃了一般,感受不到温暖,感受不到美好。

想到去世的爷爷,心底涌起的这股热流,是这段时间以来,他唯一感受到的温暖。

也不知他是哪里来的勇气,亦或是鬼使神差般的迷惑了心窍,朱璃将买来的山海经,向腰间一塞,陡然以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速度,向卖书老人冲了过去。

“砰、砰、砰”

小张的极端不合作,终于让拦截的警察失去了耐心,枪声骤然响起,向着小张激射而去,坐在驾驶座上的小张,他那阴冷的笑容凝固在脸上,胸口、脑门鲜血飞溅,那冷艳、血腥的画面,让人骇然不已。

眼看刚刚失去控制的叉车,就要撞到卖书老人了,老人突然感觉一股大力推向自己的腰部,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向一旁摔了过去,正好避开了叉车冲撞的方向。

没错,用力将老人撞开的人就是朱璃,老人让他想到了自己的爷爷,亲情是现在这个时候,唯一给他温暖的光热,他不希望看到老人横死,下意识地就选择了这样去做了。

老人虽然逃脱了被撞飞的厄运,可朱璃呢?

“砰”

这不是枪声,而是朱璃的脑袋撞击在叉车前窗玻璃上的碰撞声,朱璃感觉自己飞了起来,一股大力涌现,让他身不由已。

好人不长命,或许用在这里不合适,可偏偏就是如此,朱璃的身躯,好死不死地凌空坠落向街道两边的栅栏上,

这里可是小区街道,栅栏是用钢筋铸造而成的,栅栏的顶端,都被铸造成尖锐如标枪似的箭头,一旦摔在上面,后果可想而知了。

没有奇迹再现,就在卖书老人愕然、惊恐的关注下,朱璃身体正巧砸在栅栏的枪头上,“噗哧、噗哧”

除了脑袋,朱璃的身体彻底被栅栏刺了个对穿,鲜血飞溅,伴随着无数的惊叫,场面异常惨烈。

他茫然地扭动了一下脑袋,他不相信,事情怎么会这么巧,他的运气怎么会这么差,不是说好人有好报的吗,自己刚才可是舍己为人、以德报怨来着,转眼之间,自己竟然就落了个这样的下场。

场面更加混乱,甚至连那几个持枪的警察都惊呆了,这位见义勇为的青年,下场也太壮烈了吧。

【温馨提示:如遇到转跳,页面错误,请后退或重新刷新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