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师徒

朱璃神情诡异、惊诧莫名。(免费全本小说WWW.Yznna.COM)

而张归牟口中的武校尉武悼天王冉闵呢,这位七尺壮汉见到朱璃,那神情,就犹如在荒原中流浪的孤狼,见到了狼王一般;又好似在漆黑的长夜中,迷失的旅人,看到那唯一的明星似的,朱璃虽然稚嫩,给武悼的感觉却就是这样。

冉闵这一世,出生在一位姓武的人家,他的名字当然不可能还叫冉闵,而是叫武悼,武悼自小就是生而知之的神奇人物,不过,他是个低调的人,除了他自己,就连他的爹娘,都不知道他的秘密。

朱璃是借尸还魂,而武悼这一世的生命,却是娘生爹养的,他已经在这个世界上,蹉跎了二十四、五年的岁月了,一直懵懂地活着,直到他见到眼前的少年,似乎他一生所有的希望寄托,瞬间都集中到了眼前的少年身上,非他不可,无可替代。

武悼看到朱璃,一向严肃无比的面孔,腾起两坨殷红,石雕玉砌般的两腮不停地抽搐着,没有人能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是多么激动,二人素未谋面,却似乎相识千年,不知为何,他有一种将眼前少年奉之为主的冲动。

“三郎,不介绍一下吗?”武悼努力地抑制住自己的情绪,看向朱璃旁边的张归牟,口音带着些许的颤抖。

张归牟闻言,神情一愣,他正在绞尽脑汁,想要找个理由开口,没料到这位一向不假辞色的校尉大人,今天竟然一反常态,主动问了起来,他哪里还会再客气,连忙拱手道“见过武校尉,这位是朱璃贤弟,刚刚加入了草军,久闻校尉您的大名,因此特地前来拜见。”

说完连忙向朱璃打了个眼色,朱璃会意,连忙学着张归牟的样子拱手道“见过武校尉,在下徐州朱璃,恳请武校尉能赐把兵器给在下防身。”

“兵器?”闻听朱璃之言,武悼的嘴角掀起了一抹上弯的弧度。

“三郎带来的人,似乎都想要兵器啊。”武悼似乎并没感觉到意外,只是似笑非笑地看向张归牟,揶揄道。

“呃”一向给朱璃大哥哥模样的张归牟闻言,羞赧地挠了挠后脑勺,神色十分尴尬。

武悼对张归牟只是随意玩笑了一句,丝毫没有在意,随后正视朱璃道“你想要兵器没问题,但我有个条件。”

“条件?”朱璃直视武悼,见对方神色坚定,神情不可置疑,才知道对方似乎是认真的,他转头求助似的看向张归牟。

张归牟也是一愣,他以前来要武器的时候,武悼都是让他们露上一手,或者是彰显一下力气,只要他看得过眼,会十分爽快地赐予兵器,还从没开口提过什么要求,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朱璃的力气不小,张归牟体会过,二人虽未较量过,但初见之时,朱璃顺手就将自己蓄势一拉给打开了,这显然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他们三兄弟可是正经官宦人家子弟,身上都有不俗的武艺,就是这样,还让朱璃这个少年顺手打开了蓄势一拉,倒是给了他深刻的印象。

虽然不知道朱璃会不会武艺,单凭那一把子力气,要想获得这个武校尉的认可,应该不难,这也是张归牟想要顺势帮助朱璃的原因,因为他有这个信心。

可是现在这位武校尉对待朱璃,好像不按常理出牌了,倒是让他心有惴惴,捉摸不定了起来。

“我大兄没有钱哦,也不会把凝儿交给你的,大个子你别想向我们要好处。”

正在朱璃、张归牟犹疑不定时,一道稚嫩的声音突然响起,赫然正是朱璃怀中的朱凝儿开了口,她的神情虽然怯怯,却瞪着黑葡萄般的大眼睛,不满地瞪着武悼。

武悼也被这稚嫩、愤懑的声音说得一愣,无辜地看向朱璃怀中,树袋熊一样趴在那里的朱凝儿,小丫头仍旧拧着小脑袋,狠狠地盯着他,“坏人,不要想将凝儿煮来吃掉,大兄不会同意的。”

稚嫩的声音,充满了厌恶和恐怖,可话里的含义,让在场几人听见后,无不打了一个寒颤,不约而同地看向朱璃、朱凝儿这双兄妹,这对小兄妹到底经历过什么啊?

“小娘子,是哪个坏人想要将你煮来吃啊,告诉姐姐,姐姐替你去教训他们。”一道温润、甜腻的声音打断了众人的惊疑。

一位身披银甲,挎携宝刀的妖娆女子,从大车后面转了出来,她身高约五尺五寸左右,容颜俊秀,眉宇之间有股英气,整个人看起来英姿飒爽、不让须眉,这是一位女兵,她根本无视在场其他人,径直走向朱璃,看向他怀中的朱凝儿,温声道。

英姿飒爽的女兵,让朱璃、朱凝儿兄妹一愣,看到这么一位天仙般的人儿,朱凝儿愤懑的小脸舒缓了过来,不由自主地小声咕哝道“有很多坏人吔,他们都打凝儿的主意,大兄只能带着凝儿跑,跑啊跑啊,就累了,睡着了,有三个坏人找到我们,差一点就祸事了,大兄醒了,我们就跑到这里了。”

小丫头口齿清晰,虽然说得模糊,却让人心惊不已,银甲女兵走到朱璃身前,伸手轻抚着朱凝儿粉嫩的小脸,转头看向武悼“姓武的,亏我那么崇拜你,就连这对可怜的小兄妹,你都欺负,你还算个男人吗,哼?”

闻言,武悼神情红得发紫,开口分辨道“庞家娘子,我只是看这位小郎资质不错,想让他跟我学武而已,你想左了。”

“学武?”武悼之言,刹时让庞姑娘、朱璃、张归牟同时惊呼起来,就连朱凝儿都疑惑地看向这个七尺昂扬的大汉,不明所以。

“那是当然,这么好的资质,又生在乱世,不学武,就糟蹋了,趁着他现在筋骨尚未长成,正是时候,过了这个年龄再学可就晚了。”武悼淡然地解释道。

“你,你要收徒弟?”庞姑娘望向武悼,神情惊疑,似乎发现新大陆一样,她喜欢武悼很久了,连她的嫡系亲兵都看得出来,从未发现武悼太亲近过谁,从没想到今天他竟然一反常态,要收一个初次见面的小郎做徒弟,这么反常的举止,令人大跌眼镜。

“不错,朱璃,你可愿意。”武悼非常直接,一脸严肃地看向朱璃问道。

庞姑娘并非常人,姓庞名红姑,身份可不简单,她也是官宦子弟,不过是造反的官宦子弟,她的父亲就是庞勋。

“唐祸基于桂林,而亡于黄巢”,这句话的后半句“亡于黄巢”,指的就是眼下的黄巢造反;而前半句“祸基于桂林”指的就是庞勋叛乱。

咸通三年,南诏攻占交趾,唐廷从徐泗招募三千人前往支援,赶走南诏后,又从其中挑选八百人镇守桂州,当时庞勋出任桂州粮科判官。

咸通九年,戍守桂州的徐泗士卒,已经连续戍守了六年,思乡心切,而观察使崔彦曾,却没有体恤他们,要求他们再留一年,士卒哗变,杀死都头王仲甫,推举庞勋为首领,爆发叛变,叛军俘掠观察使崔彦曾,自行北归,声势大振,无数农民响应,攻据淮口,威胁长安。

后来,由于叛徒李兖的出卖,导致庞勋被杀,但庞勋的旧部,却并没有散去,而是秘密地隐藏了起来,直到王仙芝、黄巢起义爆发,庞勋旧部重新复出,加入义军,反叛唐廷。

从小就在叛军中长大的庞红姑,可谓见多识广,可是她和武悼在一起也有两、三年了,却一直研究不透这个人。

武悼武艺非凡,她麾下悍将也有不少,却无人是武悼一合之敌。

而且武悼做事随心所欲,只要看顺眼了,就十分好说话,但无论如何好说话,却总是给人难以亲近的感觉。

然而这个少年有什么特殊之处,竟然让武悼一眼看中,而且破天荒地想要收他为徒,庞红姑看了看武悼,又不解地瞅瞅朱璃,心中十分纳闷。

天地君师亲,师徒关系更胜父子,而且这两人只是第一次见面,任由庞红姑百般玲珑,她也猜不透这其中的窍门。

她不可能知道朱璃带有《山海经》这样的法宝,而武悼恰恰又是英魂之一。

独在异乡,孤苦无依,有人想收自己做徒弟,还要传授自己武艺,不管他带有什么目的,朱璃都打算先拜师了再说,即便以后情况再糟,难道还能比现在,更让人无所适从吗?

“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心中有了决定,朱璃绝不拖泥带水,他将小妹解下,放在一旁,循着记忆中的拜师礼节,兜头就向着武悼五体投地,大礼参拜了起来。

【温馨提示:如遇到转跳,页面错误,请后退或重新刷新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