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遭遇妖仙人

小雨只觉一股强大的力量压在自己身上,丝毫动弹不得,心中大怒,想要张口骂人,又怕这老怪物真的痛下杀手,只得强自忍耐,任由心中无数个草泥马奔跑在这老东西身上,只恨恨地瞪着他。(免费全本小说щWW.YZNNA.COm)而怪老者看见她安静下来,这才动手检查起来,先是把脉,又摸了摸头,接着捏了脊柱,最后一把将她拉起来,双手掐住她的太阳穴,盯住她的眼睛。

小雨见到这对黄绿色的眼珠,只感到说不出的厌恶,心中正不安宁,一阵大力自双眼而入,撕扯起自己的脑袋,剧痛之下,顿时腾起一股怒火,恨不能一脚踢翻这怪老头,可身上那股强大的压力尚未消失,只得任由人摆布。

怪老者黄绿眼中一阵阵的传过来的气息,在体内流窜撕扯,浑身疼痛难忍,想要闭住眼睛也不行,只能牙关紧咬,硬忍住疼痛,到后来索性怒目圆瞪,如果眼神能够伤人的话,这怪老者恐怕已被千刀万剐了,幸好她还没瞪多久,就感觉体内的气息缓缓从眼中回流到怪老身上。

那怪老者忽然面露笑意,喜道:“真是有趣,想不到我白老仙居然也有如此福泽深厚的日子,你这娃娃今日命不该绝。”

说着双手一松,小雨顿时感觉身上的压力消失无踪,紧接着,刚才被施术的疼痛如排山倒海般涌来,喉头一甜,又吐了口血,但她性子刚强,怎么也不肯在敌人面前示弱,凭着一股怒气没让自己倒下,只狠狠瞪着这老头。

心中大骂,什么白老仙,不如叫白老妖,白老鬼,白老畜,害你姑奶奶浑身这么疼,还说什么命不该绝,命不该绝?难道我和爸爸有救了?这样一想,心中一喜,顿时来了点力气,忙问道:“你刚才什么意思?是不是我和我爸可以走了?”

白老仙瞥了她一眼,怪笑道:“咯咯咯,居然还有力气说话,我只是说你命不该绝,没说你那失了魂的父亲。不过嘛……”说着眼睛一瞥,显然是察觉到小雨眼中的希冀,又冷笑道:“我也可以不杀他。”

小雨闻言,心下雪亮,明白这话的意思就是要拿自己的父亲来谈条件了,原本绷紧的情绪松了开来,才发现浑身乏力,几乎站不住,索性便坐在地上,靠在背包上闭目养神。

白老仙一怔,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在他的计划里,接下来不应该是这姑娘哭爹喊娘的求饶他们一命,随后自己趁势拿下这两人为己所用吗,怎么她一转眼就要睡觉了?正想要发作,又觉得这女孩肯定是另有心思,只得放缓了语气,说道:“你这娃娃,就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爸吗?”

小雨连眼皮也不抬,大刺刺地靠在背包上,打了哈欠,小嘴一撅,说道:“反正你杀了我爸,我也不活了。”白老仙噎住了一下,怒气渐生,说道:“嘿嘿,你信不信我宰了你爸,再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小雨一听这话,心中反而暗笑,知道这老东西已经被自己拿住了。只是自己与父亲都尚未脱险,不敢把这老怪逼急。想了想又反问道:“你要杀我们还用废这么多话?你留我,明显我是对你有用,不然你又怎么能容忍我这种态度?有什么废话赶紧都说了吧,你刚才把我折磨的够呛,我难道还不能休息休息?免得一会你又让我受苦。你要把我逼急了。索性我也不活了,一头撞死在这,至于我那老爸,我们去阴间相会也就是了。”

白老仙哈哈大笑:“好好好,有道是非常之人必有非常之举。”他脸上带笑,心中却是大怒,只是知道不能用常理来判断此女,也不敢逼紧了她,只得说上几句无关的话,再作打算:“我先问你姓甚名谁?年龄几何?为何到这荒山野岭?”

其实刚才那一番把脉摸骨,渡气测神,他已经测出此女也就十八岁,现在不过是打个哈哈。至于他们为什么来这里,白老仙同样不感兴趣,只是套套近乎而已。

“姓张名子潇,就是跟我爸来这旅游,别动不动就问美少女多少岁懂吗?而且让你说废话你还真的就问了一堆废话,赶紧说正事,否则,你就索性现在就杀了我们吧,免得被你烦死。”张子潇眼皮轻轻一抬,瞪了一眼白老仙,淡淡的说道。

白老仙现在也算是领教了这女孩的态度了,心中一转念,正色道:“你可知我方才对你做了什么?”

“nuè dài儿童!”张子潇没好气的回道。

白老仙顿时语塞,心说你这么大还说我nuè dài儿童。那你这态度也不是尊老敬老啊。可想想自己的盘算,只得耐着性子解释道:“我刚才是给你摸骨测神,是为了看看你究竟有何特殊之处,能抵抗住我这失魂雾。你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不像你爸一样失魂吗?”

“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反正我真没什么兴趣,谁知道你说了之后,会不会又说我知道的太多,然后杀人灭口?”张子潇心中真的想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更想知道这世界上莫非真的有仙人,那不是还有妖怪和鬼魂?

她平时爱看书,过很多神仙鬼怪的传奇,没想到今居然真的遇到了,如果这自称白老仙的家伙真的看出来自己有什么奇特之处,还是有点小激动的,要不是这老东西时刻可能翻脸杀人,还让自己吃了这么多苦头,她还真的想仔细问到底。

可是现在自己在态度上拿住了先机,就不能轻易放走了,不然谁知道他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好奇来反制自己。最好是等他自己交代出来最好,能知道一点是一点吧。反正看这老头受刺激,自己心里也痛快些。

听到张子潇的回话,白老仙真是感到了侮辱,心中恨不得一掌把这二人拍成肉泥,看来只是是当初那一句“福泽深厚”让自己漏了底,跟这鬼丫头说话定要谨慎,免得又会被捏住短处。

打定了主意,他强自陪了个笑脸,说道:“我看姑娘是大气磅礴之人,今日,你我相见也是天机所定,我就真人不说二话了,我刚才已经测得你身有渡灵奇脉,乃是天生吸天地之灵气为自己所用的神妙之基。只是你没有修得之法,因此这渡灵奇脉也没有贯彻通透。你之所以能抵抗我的失魂雾,就是因为我雾中灵气被你吸走。若不是你没有炼气根基,过体之后又随之流转出来,恐怕我这迷雾还要被你所破。”白老仙说罢,盯着看张子潇的神情。

张子潇了白老仙的话,心中激荡不已,暗暗高兴,原来自己居然有这种神妙的体质,白老仙突然要留自己一命恐怕就要从这上来。自己与父亲也许有救了。此刻这白老仙显然是想用话套话,她才不会上当呢,此刻谁说得多,谁就输了,还是先看看这老东西打算。她这样想着,索性一边闭目养神,一边暗想如何见招拆招。

俗话说的好,皇帝不急太监急。白老仙左看右瞧,这姑娘怎么转眼就像睡着了一样,普通人听了这些话不是应该激动不已,马上五体投地,三拜九叩,求自己指点成仙炼体之法吗?难道她是太激动,晕过去了?或者是刚才折磨的狠了。身子受不住,晕过去了?可刚才还费了半天口舌吗?白老仙气的跺了跺脚,干脆动手摇了摇张子潇,又掐人中,口中道:“别给我睡啊,这么大事你还睡的着?再不起来我真的把你们两个拍死。”

张子潇这才抬起眼皮,白了他一眼,把他的手一拨,不屑道:“干嘛呀,你打的人吐血还不许人昏厥了?别碰啊,男女授受不亲,你不懂吗?我看你一定是个假仙,一点都没有仙风道骨。”

白老仙闻言,眼中凶光一闪,手掌一动,随即握拳忍住,原来“假仙”这个词戳中他的根底了,只因现在这世道上并没有真仙,现今天地灵气早已稀薄,而他练的乃是邪法,专门吸取活物的丹田气来修炼,现在好不容易逮住个天生炼气的极品,还牙尖嘴利,实在气人,又不舍得真的拍死她,如果那样自己脱去半仙之体的机缘恐怕就要失却了。

白老仙脸上的表情和手掌的变化早被少女看个通透。只是他并没有注意,缓声道:“老夫只是怕你体弱身死,毕竟你吐了两口血,有道是“少年吐血,年月不保,纵然命长,终是废人。”我见你身有灵脉,原本还准备收你做个徒弟,渡你成仙,一起飞升。”

张子潇情知这老头刚才面露凶光,定是不怀好意,什么收徒肯定是骗人的,干脆不接话茬,只啐道:“呸,还不是你打的?我看我肯定是被你伤了根基,你有没有什么仙丹妙药啊?拿来给我补补!不然我一会儿就会吐血而亡!”

白老仙已经弄的心烦了,摆了摆手:“没有,没有,我修的是内丹法,根本不会什么外丹烧炼。再说这太行山也没有什么天材地宝,哪有什么药给你。”

心中暗道,这女娃娃太能折腾了,自己还没得什么好处呢,就受了一肚子气,现在还狮子大开口,要这要那的,等你丹田阴阳成型,老夫再将你练成炉鼎,看到时候怎么收拾你!

张子潇一挑眉,笑道:“这也没有,那也没有,你是不是还有两不会啊?”白老仙听这女娃口气变化,以为她已有拜师之意,于是问道:“什么两不会?说来让老夫听听。”

张子潇鼻子一哼,冷笑道:“这也不会,那也不会!”

白老仙登时大怒,手一扬,就要当头劈下:“老夫劈死你这牙尖嘴利的臭丫头。”

张子潇根本不怕,她已经看出这老头不会下狠手的,索性变着法气他一气,最好能把他气吐血。反正这老东西肯定没安什么好心,干脆身子坐起来,扬起头迎着他的手掌大叫:“你打死我吧!反正我也不想拜什么师,升什么天!”

话音刚落,白老仙的巴掌就狠狠打在了她的脸上,脸颊顿时高高肿起,白老仙动了真怒,“找死!老夫成全你!”

虽是盛怒之下,这一掌也只是教训一下这女孩,比之前打伤她的力道轻多了。不料张子潇挨了一巴掌,反而跳起来,就要往峡谷里的树上撞,口中大喊:“爸,女儿不孝,先走一步了!”

白老仙登时慌了神,这姑娘可是关乎自己飞升的重要棋子啊,决不能让她轻易死了!俩手一合,运功聚气,把她吸住了。张子潇早有准备,她就知道这老东西肯定不会这么轻易让自己死掉的,一被吸到老仙身边,她就重重的往他肚子来了一记肘击。

哪知这一下打在他身上,竟似泥牛入海,只听白老仙冷哼道:“你这丫头居然还想阴我,哼,我这仙体怎会被你这凡人所伤,这一下就算补偿我之前打你的那一掌算了。”

说罢,用一只手把她提了起来,狞笑道:“你若不跟我学练气术,我今天就把你废了,把你钉在洞府,再将把你爸炼成鬼奴,天天让他鞭挞你五百下。”

张子潇闻言,心中一凛,心道这老东西果然是个妖邪,不过这话多半也是唬她用的,这老妖怪之前说自己刚刚出山,还要自己动手填补,真要有什么鬼仆,他还用亲自受累?

可真要把他逼急了,也难说会不会受更多苦,脸上这个五指山印火辣辣地疼得厉害,原本那一下肘击之后还跟了其他招式的,可居然丝毫不起作用,肯定是那个什么“炼气护身”保护了他,真是赖皮,难道普通人注定要被碾压?

干脆借势先套他话一下,虽然这家伙的能力强横无比,可是论智商真是低的可笑,不如智取,她想到此,放软了口气,撅起嘴假装气道:“是你求着我修炼啊,还对我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凶巴巴的,你根本就没有人性好吧?再说,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什么飞升,什么师徒,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根本就想把我们父女俩杀之而后快的。把我放下来,不然你信不信我来个咬舌自尽?”

白老仙心中暗暗叫苦,这女娃娃还真是聪明,想骗过她还真有点难度,要把她当成修炼法宝的事情可不能告诉她,不然她肯定宁死不屈。防得了一时,防不住一世,她真要死了自己的计划不就全盘泡汤了?

看来,要使用怀柔政策,先骗她修炼,待大功告成,自己再将她炼成炉鼎,还不是易如反掌?他将张子潇从手中放下,随手摸了摸乱糟糟的胡子,仰天打了个哈哈,说道:“我说你这娃娃不识好人心,总把白老仙想的那么坏,老夫好歹是个仙,自然也会渡人救难,反而是你,一直变着法的气我。”

“你若肯听话,我自然不必费劲。老夫是看你有成仙的根基,想带你一同修炼,也算我这一身本事有个传人,你不知道,现在这世道找个有根基的传人难于上天,怎么到你这就成了非奸即盗了?

“老夫我劝你还是相信我的话,待我传你一道炼气之法,你若要担心我做坏事,也可以回去自己修炼,只是我得留下你爸爸,免得你俩跑了我找不到你。待你炼气成功之后我自然会放他走,我再传你别的本事,到时候把我现在这修炼的洞府也传你,老仙我再认真点拨你一下,届时你飞升成仙,你父亲家人也有好处,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嘛。”

凤鉴录

【温馨提示:如遇到转跳,页面错误,请后退或重新刷新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