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妹妹王亚楠

山行大学是个坐落在省会的二类综合性大学,唯独文学院接近一流水准,虽然生员素质参差不齐,但是也出过好几位着名的诗人和作家。(免费全本小说WwW.yznna.com)

张子潇当初报名这所大学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有个从幼儿园开始就一直是同班,又一起上了小学、初中和高中的童年女伴,两人关系融洽,后来干脆住进了张家,成了她的异姓妹妹,但她的成绩对于挑战一本来说很有难度;二是子潇的父亲心疼两个孩子,希望她们选个本地的大学,回家方便,不想住宿舍随时可以回家,如此一来,山行大学最符合标准,离家近,不过几站地,完成父亲的希望,也不会和姐妹分开。

张子潇从太行山回家的那一天,这个妹妹先是抱着她一直哭,又怕哭得太多惹得子潇伤心,又硬是憋住了眼泪,反而安慰起母亲来,听说张子潇要静养,她自己去了学校帮子潇办理免除军训的请假。说来也巧,当时两人所报的英文专业录满了,所以需要服从调剂,这姑娘就给自己和子潇一起调到了最冷门的文史专业——哲学系!

这女孩回来和子潇汇报说,全班总共十个学生,五男五女,据说这专业的学分特别好拿,甚至不用每天点名都有学分。张子潇听了只是点点头,又默默地望着窗外,对她来说,学分、学校一点都不重要,早日救回父亲才是正途。虽然在太行山骗过了众人,但是她自己最清楚,一年之期很短,如果没有修炼成果,想救出父亲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可是怎么修炼,在哪修炼都是个问题,在家修炼的话,自从她们父女俩出事后,母亲和这个妹妹对他几乎寸步不离,连晚上睡觉也轮流守着自己睡。去宿舍呢,肯定人多眼杂,到时候让人误会了怎么办,谁知道会出什么事呢?一想到这些,张子潇就觉得头疼的要命。

这女孩一看就知道张子潇有烦恼,急道:“姐姐,你是不是不舒服,我给你按摩一下好不好?”见到她关切的神情,张子潇心中一热,这个妹妹简直比亲生的姐妹还亲,甚至比她的父母还宠她,现在家庭遭遇变故,身边有这样一个人真心的关爱自己,她心里感觉十分温暖。

不过,张子潇不敢把自己在山里的遭遇告诉她,这么多年了,她太了解这个女孩,虽然外表温柔,性子十分坚强,如果让她知道父亲是被一个妖怪掳了去,搞不好第二天就要杀到太行山了,因此也只能瞒下去。张子潇轻轻的拉住妹妹的手,柔声道:“亚楠,谢谢你,你真是我的好妹妹。”

这位叫做亚楠的姑娘脸一红,子潇自太行山受伤回来后,一直对她很冷淡,甚至有敬而远之的感觉,使得她心里非常不安,生怕子潇会再出事,直到现在张子潇主动拉住自己的手说谢谢,这才稍稍放下了心。

张子潇微笑着把拉了过来,示意她坐在自己身边,有点怜惜的看着她,亚楠姓王,听这名字就知道父母有些重男轻女,传统观念比较重,其实在她刚出生的时候,父母也挺欢喜的,毕竟是独生女儿,虽然祖父母都有些不乐,但是其他几个伯父叔叔生的也都是女孩子。王亚楠作为长孙女,又没有其他竞争对手,所以一直是家里最得宠的,虽然要不到太阳,但也不缺温暖。

后来父母双双下岗,做起了小生意,父亲提起反正现在也不用顾忌工作单位,不如让再拼个儿子,祖父母当然全力赞成,一年之后,果然真生了个男孩,这下子,一家子重心便全扑在了这个弟弟身上,根本没人拿女儿当回事了。

她父母还经常在外面说亚楠这名字还真是起好了,引来个弟弟。这种巨大的落差使得小亚楠的心里冷冰冰的,父母的态度也影响了她自己和周围的人:亲戚朋友不是把她当空气,就是拿来和别人比;在学校里学习不上不下的,谁也不在意她的成绩,只说女孩子只要嫁人了父母就完成了任务。

初中叛逆期的时候,王亚楠一气之下装起了小太妹,认识了些不三不四的混混儿,经常旷课,逃学,和张子潇的关系也疏远了,止步于见面点点头。

那时张子潇一直担心她会出事,后来她真的在网吧被一个社会青年骗出去了,幸亏她出去之前和张子潇打了电话,张子潇得知了消息,马上骑着自行车到处找她,终于在王亚楠被人扶着进酒店之前找到了。

她见到王亚楠被灌醉的样子顿时怒不可遏,冲过去飞起一脚,正踢那人的要害上,又将他按在街上暴打了一通,后来这男人被警察带走,他家家长找王亚楠的父母私了,这事才算了结。

这事之后,王亚楠和父母的关系便越来越僵硬,打骂声和吵架声充斥了王亚楠的生活,吵的厉害就把她撵出家门,生怕她影响了弟弟。她父母甚至私底下对亲戚朋友说这孩子年纪不大的就差点被人搞成破鞋,真给她家丢脸,渐渐地,王亚楠就无法面对亲戚们似笑非笑的脸了。

张子潇总是在王亚楠和她父母起冲突的时候,叫她到自己家来暂住,子潇父母也喜欢这个孩子,对她十分周到。但是王亚楠正处在叛逆期,因为和父母赌气,索性破罐子破摔,和一些流里流气的男生在教室里每天追跑打闹,尖声大笑,使人侧目。

直到一天晚自习,张子潇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的打了王亚楠两个耳光,还把她身边那些伺机动手动脚的男生踢翻在地,警告她说再不悔改,以后再也不管她了,同时让那些小混子离远点,王亚楠只感觉连张子潇也不要她了,心如刀绞,顿时哭了出来,又觉得你不管我,我还不稀罕你管,又干脆狠狠地抢白了张子潇几句,转身就跑出了学校。

王亚楠一路走一路哭,漫无目的地转了一圈,终究无处可去,只得又回到了学校,正好看见张子潇被几个混混堵在了学校附近,叫嚣着找回个面子,她怕张子潇吃亏,要去通知学校老师,又发现校门已经锁了,急的干脆翻墙跳了进去。这是她第一次感激自己曾经为了逃课而学会的翻墙。

再说张子潇,她从小就和当警察的二舅学过警用格斗术,当旅游记者的父亲从小就爱锻炼她,单打独斗根本不发憷。可混混儿们毕竟人多势众,令子潇有些瞻前不能顾后,险些让她吃了亏。

为首的那个混混儿的诨号叫做温二明,见己方占了优势,兴奋之下,口中顿时不干不净起来,正说王亚楠是个倒贴上门的货色,这话一出,只听张子潇暴喝一声,举起自行车狠狠地砸了过去,不等那些混混儿从惊讶中回神,她抡起书包,狠狠地拍上了另外一个人的脑门。

王亚楠带着老师和学校保安赶来的时候,只见场面惨烈,无论站着的,还是躺着的都头破血流,张子潇校服都快被扯烂了,书包和书散落的到处都是,她还一个劲儿的猛踹温二明的屁股,他趴在地上蜷着身子,拨了110报警,只听张子潇大声道:“王亚楠跟你们根本就不是一类人!她是我最好的姐妹!谁再侮辱她一句,我撕烂他的嘴!”

这应该是王亚楠生平听过最感动的一句话,她“哇”地一声,嚎啕大哭起来,抱着张子潇,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作践自己。这事之后,张子潇“女汉子”的威名也一战远扬,学生们议论纷纷,事情还传越夸张,说张子潇当时怒断温二明一臂,还用自行车碾压了人家的腿,后来有好事的人给她起了个外号“俏面虎”。

很多受过温二明欺负的人纷纷叫好,私下对张子潇大加推崇。学校还趁着这次事件,好好整顿了一些“校霸”。至于张子潇,打架这事因为是温二明先挑衅,而且对方人数众多,明显倚强凌弱,张子潇一个女孩子,没有出事已经是万幸了,连检查都没写,老师还要告诉她,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一定要先保护自己,千万不要硬怼。温二明那几个先动手的人则被记了大过。

自此以后,两个姑娘关系更为融洽,张子潇的父母并没有因为打架的事情而禁止她们来往,反而对王亚楠关爱有加,令她又有了家的感觉,她有时候一星期回家待二,三天,其他时间都和张子潇在一起。

王亚楠的父母乐得省心,恨不得把这闺女让到张子潇家算了,免得王亚楠在家影响了自己宝贝儿子,这夫妻俩虽然重男轻女,却还懂事,主动送来了生活费,被张父给回绝了,还劝这父母不要太重男轻女,亚楠其实是个品性挺好的孩子,多一点关爱肯定会更好。

不过王亚楠父母嘴上答应的好,心里则不以为然,在他们心里,早把这女儿寄养到外面了。既然人家不收钱,他们就把钱都给了王亚楠,嘱咐她不要给别人家里添麻烦。

王亚楠也不推让,把父母给的钱都收了下来,因为张子潇的父母怎么都不收这些钱,她便把钱好好地存了起来,平日里给自己和子潇买件衣服,两人的零食都从这钱里出,在家里还主动做些洗衣打扫的家务活,最后彻底从家中搬了出来,在子潇家住下,张子潇父母也将她视如己出。

张子潇的母亲是医护人员,休息时间少,还经常加班,张父是自由撰稿人,还喜欢做些旅游采风的内容,在家的时候不是码字,就是寻找下一次撰写的资料。

子潇小时候,每当父母忙的分不出身,就让子潇住在爷爷家或者舅舅家,这两位长辈对她宠爱有加,只是某天爷爷不辞而别,让子潇转告她父亲,说不用费心寻他,自己要出去寻仙修道。

她的舅舅在她上小学时,也因为家庭突生变故,开始把精力全投入到工作中,以此á zui自己。这样一来,子潇的父母就不得不让子潇一个人在家中待着,现在有亚楠作伴,这两人也轻松了一些,不用太担心子潇这孩子会不会孤单而长歪了。

那次打架事件其实让他们十分后怕,如果子潇当时真的吃了亏,恐怕他们要后悔一辈子。自从王亚楠来了以后,女儿也变得温柔多了,做事也不那么冲动,两个孩子把屋里屋外收拾的干干净净,偶尔还会给他们做一顿饭,家里慢慢有了烟火气。

在学习方面,张父秉持着激发学习乐趣的教育方式,如果孩子实在不感兴趣,也不会去勉强她们死记硬背。张子潇深受父亲影响,喜欢读书旅游,不过玩心太大,虽然聪慧过人,对书本上的知识只是敷衍了事,情愿把时间用来听父亲给她讲旅行见闻和地理知识,寒暑假就跟着父亲去一些名胜古迹旅游。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是她父亲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旅行不但增长了她的眼界,也让她更加独立自主。

王亚楠其实也非常喜欢跟着他们父女俩旅游,只是自己父母的给的钱只够吃穿,要出去旅游的话便有些捉襟见肘,纵然子潇家人从来不计较这些,可一起游玩过几次后,亚楠便执意还是留在家里,她更乐于在他们旅游的时候照顾好家里,等他们回来分享见闻。

这次出事之后,王亚楠一直在后悔为什么没有跟着去,他们明明出去旅游过那么多次,怎么就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呢?子潇刚回来的那几天,亚楠总是半夜起来,悄悄躲出去哭,思念这位没有血缘关系的父亲。

“雨姐,你也不要太伤心了,说不定没多久,就找见咱爸呢?”王亚楠坐在张子潇身边,一对明亮的眼睛透露着担忧,她也知道这概率很低,可是也想不出什么话能帮助这个姐姐。

想到母亲曾说,尽量不要说父亲的事,免得刺激到子潇,不利恢复,因此她只说了一句,就没有再说下去,只偷偷地看着子潇的脸,生怕害怕说错了话,惹她难过。子潇听了亚楠的话,轻轻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父亲的事情已经变成了这个家的阴影,可即使是这个比亲姐妹还亲的妹妹,她也不能全盘托出,亚楠这些天为自己和父亲的事情担忧,半夜起来偷偷哭的事情,子潇其实都知道。可是眼下自己对修炼这件事毫无头绪,这时候再跟她说这些,也只是徒增烦恼。

想到这些,子潇便感觉自己有心无力,见到亚楠担心的神情,心中难过,打定主意要让自己表现的更有活力和自信,让亚楠能感受到她正在恢复。她故意叹了口气,轻轻的靠在了亚楠的肩上,亚楠没想到子潇会在这个时候撒娇,又怕她是不舒服,急忙柔声问道:“雨姐,你怎么了,是不是累了?”

张子潇轻声道:“没事,只是想让小泪猫抚慰一下我的心灵。”说着索性一头躺在亚楠的大腿上,一双眸子含了笑意,伸手将发髻往耳后整了整。

“小泪猫”是她以前给亚楠起的外号,笑她总是动不动就哭,亚楠听她果然是在撒娇,心中稍慰,扣起手指,往子潇额头上一弹,笑吟吟道:“俏面虎又在撒娇了?”张子潇笑道:“谁爱撒娇了,谁是俏面虎,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伸手挠起她的痒痒,两个人在床上笑闹着。

凤鉴录

【温馨提示:如遇到转跳,页面错误,请后退或重新刷新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