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开学二三事(三)

张子潇看朱珏茗摔门而去的样子,暗笑了一下,自顾自地坐下,王亚楠看到这情景,皱了皱眉,嗔道:“你这是做什么,就算咱们不理她,也没必要把关系搞这么僵吧?好歹也是舍友,以后还得相处四年,你可真是越来越虎了。(免费全本小说щщщ.yznna.com)”

张子潇挽住鬓发,说道:“亚楠,这种张口就什么神啊,兄弟姐妹啊,还是那种从来没听说的古怪教派,你不打发掉,每天在咱们耳边嗡嗡嗡的,还不得被烦死?”

王亚楠叹了口气,嘟囔道:“那你也应该好好回复人家嘛?再说,你除了道德经之外还看过什么?非要去骗人。”

“我没说谎呀。”张子潇抿嘴一笑,眨了眨眼:“爷爷虽然不是真正的道门一派,但我也是自幼耳濡目染,再说他老人家说不定真的入了什么道门呢?”

“又来了,爷爷是爷爷,你是你,那你是什么派?正一?全真?”王亚楠瞪了张子潇一眼,知道她在开玩笑,脸上已带了微笑。

张子潇双手托腮,架在书桌上,来了个目似瞑,意暇甚:“嗯,我想想,好像是什么来着,宅家悟道宗?回家开悟门?”亚楠是又气又笑,索性乘着子潇没有防备,也来个突然袭击,要挠她痒痒。

张子潇却早就料到了她这一手,轻轻把双臂一夹,就抓住了王亚楠的手,笑道:“想欺负你姐姐,恐怕你还早呢。”说着目光移到了另一张空床上,转头问道:“咱们还有一个舍友呢?她性格如何?人品怎么样?”

王亚楠挣脱开张子潇的手,目光也看向那张空床,说道:“她也是学古代宗教历史的,叫周宁雅,本来舍管把哲学系的女孩都安排在了一起,可因为你请假,单把你给排除出去了,我磨了半天嘴皮子,才把咱们换在一起。所以只好和宗教学的拼宿舍了,这个米歇尔是换宿舍的时候认识的,我只见过周宁雅一面,其他的都是听修女嬷嬷说的。”

听王亚楠给朱珏茗想的外号,张子潇微笑了一下,心道,修女嬷嬷这个名字蛮合适的,下次一定要用这个逗逗朱珏茗。至于这个周宁雅,说不定也是被修女嬷嬷烦怕了,才躲出去的,也许今天晚上的迎新会上会见到。虽然自己是想在着舍友里为亚楠找个知心好友,只是这个宿舍里居然有个虔诚的教徒,子潇可不想让亚楠也变得神神叨叨。

想到这里,她伸出手摸了摸亚楠的秀发,王亚楠停住话,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看住她:“怎么了?”

张子潇笑了笑,摇了摇头:“没什么。”

王亚楠也沉默了片刻,忽然拉住张子潇的手,定定地盯着她,半晌才沉声道:“姐,我知道有些事情你不想和我说,但是我也不是傻子,什么也不知道……”

张子潇心中一惊,勉强笑道:“傻小猫,你在说什么呢?”

王亚楠叹了口气,放开张子潇的手,低声说:“我不问了。只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别再让我和妈担心了。”

“真是个傻丫头。”张子潇嘴里说着,心中一酸,两人自小相识,一直亲密无间,谁也瞒不住谁。可是她怎么忍心让亚楠担惊受怕,亚楠一定会舍命追随,父亲已经被抓走了,要是她再出点什么事,家里只有母亲孤苦伶仃了。

两人拉着手,坐在宿舍里,又互相说了些心事,虽然张子潇还是没有说出太行山中的事情,但王亚楠已经放了一些心。日渐向晚,学校里的大喇叭突然传出了广播:“今晚7点,学生会定于学校大礼堂,举行迎新生晚会,我们准备了丰富多彩的活动内容,来帮助新的一届学生融入山行大学的校园生活。欢迎各位新生、老生积极参加。”

王亚楠看了看表,惊道:“已经5点半了!虎妞,快去吃饭,等下迎新晚会要迟到了。”

张子潇历来不喜欢这类活动,宁愿在宿舍整理衣服,只是见王亚楠情绪高涨。不愿扫了她的兴,只得一边走,一边说:“一定要参加吗?可是我们没有钥匙呀,没有办法锁门怎么办?这种晚会能不能不去?一定又是唱歌跳舞之类的,搞不好还有男女联谊呢,到时候肯定一群男生看到你就走不动怎么办?”

王亚楠不理她,只从张子潇的抽屉里拿出一串钥匙,抓起帽子往张子潇头上一戴,嫣然一笑,说道:“这是你的寝室钥匙,我先借用一下啦,别拖拖拉拉,赶紧走吧。”

其实王亚楠对迎新晚会也并不是那么有兴趣,只是觉得子潇刚刚进校,应该多与人接触,再加上她今天上午才与高年级的打架,自己险些被吓死,不禁要猜想她是不是在家里憋狠了,一出来就放飞自我,有这个晚会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绝对是件好事,因此才死活要拉着张子潇去看看了。

大约7点的时候,学生们都陆陆续续的来到了学校礼堂,山行大学的迎新会是一贯的保留节目,不单是新生,老生们也基本都到了,大家各自招呼着,隔了一个假期,久已不见的同学们兴奋地聊着,礼堂里熙熙攘攘,十分热闹。

张子潇她们所在的冷门专业,当然也被安排在了冷门角落,在一起的还有那些同样冷门的专业,比如古宗教历史学,不过唯一不同的是,这个冷门专业的座位旁边,却围满了一群人,张子潇和王亚楠俩人一眼就看到了朱珏茗身边站了一圈人,这位美女面带微笑,口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两位姑娘只猜又是那套兄弟姐妹的传教理论,甚至哲学系的几个学生也边听边点头,好像真的在听似的。

张子潇和亚楠绕过人群,想坐到哲学系的位置上去,朱珏茗看见这两人,脸上笑意更盛,对她们点了点头,那些围着她的人群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她们,几个男生的眼睛顿时瞪大了,张子潇似乎好像根本没看见这一群人一样,只跟跟哲学系被挤到边上的三个女生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她刚准备落座,朱珏茗那清脆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各位亲爱的兄弟姐妹,这两位是我的舍友,张子潇和王亚楠,称得上国色天香吧?”

那些围在朱珏茗身边的男男女女都不禁点头称是,尤其张子潇的光彩甚至强过了朱珏茗的风头,只不过这位身高不低的女孩子根本没有正眼瞧他们,只是将帽檐一压,自顾自地拉着王亚楠坐下。

张子潇刚坐好,便头也不回地嘲弄道:“亲爱的修女嬷嬷,我在宿舍就说过了,我们俩真可真没法跟你比,看看您身边的这些兄弟姐妹,相信一定是拜倒在了您崇高的人格魅力之下,我看一定是您尊贵的万神曾经赐福于您了,现在,请允许我衷心的祝福你们相亲相爱。嗯,我还记得我说过我可羡慕不来。”

朱珏茗脸色微变,却也没有对张子潇的刻薄讽刺而反驳,只是悄然得向大家道歉道:“抱歉,诸位兄弟姐妹,节目马上就要开始了,大家都回去坐好吧。”说罢,低头翻开手中书,默默地看着,周围的人见此情景,也知趣的散去了,张子潇正要和亚楠说话,突然后面有人小声问道:“亚楠,这就是咱们宿舍另外一位舍友?”

张子潇和亚楠一同回头望向话音来处,见是一位身量窈窕,面容清秀的姑娘,张子潇心道,朱珏茗说宿舍美女多,果然是各有千秋。王亚楠笑道:“我来介绍。”说罢一指身边:“这是张子潇,我的姐姐。”又转头对张子潇道:“这是周宁雅,也是咱们2117宿舍的。”

周宁雅点头微笑道:“很高兴能和两位住在同一屋檐下。”张子潇也笑着道:“我们也非常高兴认识你。”周宁雅忽然抿嘴一笑:“谢谢。”

张子潇奇道:“谢我什么?”

周宁雅犹豫片刻,方低声道:“谢谢你们能让朱小姐安静一会。”

张子潇摇头笑道:“哦,其实我一直觉得她还是挺安静的,尤其是看书的时候。”

周宁雅闻言,秀眉一轩,只见张子潇和王亚楠脸上的笑意,顿时意识到了子潇话中的讽刺之意,便不再说话,转头望向舞台。

迎新晚会已经开始了,两位主持人登台介绍学校的悠久历史和人文故事,两人一捧一逗,话语幽默,内容有趣,渐渐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除了偶有人喝彩和鼓掌,偌大礼堂竟像课堂,张子潇见那女主持人高挑匀称,容貌颇美,隐约感觉到她身上有种说不出的吸引力,似乎引得人的目光不经意地粘在她身上,张子潇突然意识到,她绝对是一个清修者,这种情况和自己炼气入体后效果是一样的!

这学校里还有清修者!这是张子潇在遇见白老仙之后,第一次见到清修者,张子潇若有所思的用手把玩起自己的鬓发,这人居然和自己一样,还是个学生。她刚想用心观察一下,那女生一专身,表演节目的人就上场了,张子潇发现,这位典雅佳人的气息一敛,学生们的注意力就慢慢的回到了舞台上来。

果然是可以消除这种“引人注意”的效果的,张子潇暗暗欣喜。不过这女生的功力肯定比自己深厚,自己还不懂得如何收放自如,接下来演的什么节目她就根本没兴趣了,只注意女主持人,她在不太精彩的节目之后,就会光彩夺目地出现,搭以风趣和精彩的言词,瞬间就能吸引大家的注意力,甚至子潇还看到一个大胆男子,居然不顾周围,站起来疯狂叫好鼓掌,只是台上的淑丽不为所动。在将大家注意力引回舞台之后,就会敛气报幕,让人们对接下来的节目充满期待,维持着大家对晚会的兴奋感,整场晚会的气氛始终热烈高昂。

王亚楠看得兴高采烈,张子潇不忍心打断她,一直到晚会结束,才悠悠得问起来那个女主持人的事情,王亚楠毕竟也是新生,对学校的情况也不了解,只知道她是学生会的学姐,开学报到的时候在车站接过新生。张子潇点点头,心中暗自掂量,如果有机会的话,不妨仔细观察一下这位学姐,也许会有新的发现。

凤鉴录

【温馨提示:如遇到转跳,页面错误,请后退或重新刷新即可访问!】